热点公告: ·人民网工作人员暨社会职务公示  ·CCTV<一语惊坛>工作人员  ·人民采访网记者跟踪采编人员姓名及编号  
 关键字:   
社会关注
 电子身份证来了!“网证”首次…
 社保费征收有变:到手工资或变…
 身份证新规来了 将影响每个人
 最后“一年时间”,农村一户多…
 2018年新婚姻法:谁先提出离婚…
现场直播

 CCTV
本站公告
 人民网工作人员暨社会职务公示
 CCTV<一语惊坛>工作人员
 人民采访网记者跟踪采编人员…
大众新闻
 北京市西城区践行“红墙意识…
 中国艺术团访朝演出:朝鲜观众…
 阿萨德:叙利亚用70年代的武器…
 教育局官员冒用身份20年获准…
 叙利亚代表痛骂美英法半小时…
友情链接
记者评论  
     
 
第四套人民币,告别不说再见

在我看到第四套人民币之前的少年时代,所见最多的,自然,是第三套人民币。

那时,一个孩子接触度最高的钞票,是一角面值。1980年代初,我记得春节给姥爷拜年,压岁钱顶天不过是5元——可以做我上学一个月的午饭饭资不止。那个充满力量感的图像,就此一直深印在我脑海中。如果是10元钱,拿在手里,恐怕会觉得烫手,出去花,店主见是孩子拿着,都不见得敢收。

一角钱是“62年棕色版”,印象最深的,是正面图案。后来,我总是想起那句“遍地英雄下夕烟”。有同学神秘兮兮告知,这钱是有暗记的:正大门右侧第六与第七根栏杆之间的上端有字母“A”,“A”下有一个“。”细看,果然。

还有一分纸币,正面是汽车。因为长期使用,一直以为这是和第三套一起发行。后来才知道,一分纸币,属于第二套人民币,历史可以追溯到1953年版。

面值最小的人民币,也不能忽视。毕竟,1984年前后,在火车站广场书摊上租一本小人书,也不过2分钱。

第四套人民币出来后,一分钱纸币慢慢退出流通,却并没有从日常生活中隐匿。后来,在很多饭店里,可以看到用这套金黄色的、最便宜的纸币,巧妙折成的元宝或纸船,颜色吉祥,却也花不到几个钱。

就是这样,前后相距几十年的不同套型,以及同一套的不同版型,在1980年代,都一起流通着。明明每个人都晓得一个时代折过去了,但好像新时代来得太匆忙,行进得又太快,还来不及整理,所有人,所有版型的人民币,都热火朝天地在财富洪流中滚动。

然后第四套人民币来了。

那是1987年4月,我已经初一下学期。还能清楚记得,身边所有人,都对新版人民币充满了好奇。直接诱因,是第四套人民币中的百元大钞,也就是所谓的“老人头”。建国三十多年中,这是第一次有领袖人像登上人民币,并且是以集体群像的方式。而小百姓虽然毫不了解,但都知道一个“大”。要知道,这比之前最大面值的十元币,整整“大”了十倍。可以起一套房子的万元数额,忽然间用一叠百元就可以应对。而一张百元,在1987年的物价,可以吃上三百天的午饭。人民币的面值,本身就像有了魔力。

然而魔力迅速消退,很快三五毛钱就不足以吃一顿饱满的午饭。物价迅速上涨。我还记得,一位舅舅在第一次看到新百元钞后,充满热情,又失魂落魄地拍了一下大腿,说“钱毛(贬值)咯,钱毛咯!”

第四套人民币在世纪之交的1999年,已逐步开始退出历史舞台。第五套人民币来了。最大面值的人民币,忽然和最小面值、即将被新“大额钞票”挤出历史舞台的一分币,在时间链条上跳起了圆舞。人们的心思变得简单,眼光向前,“闷声发大财”成为不出口的箴言。

新世纪开始了。

新世纪的钞票面值并没有继续扩大。人们终于熟悉了百元钞在现实生活中大量出现。钞票面额的增加,以及小面额钞票的被冷落,在几十年里,心照不宣地被视为进步和发展的象征。2008年前后,一度百元面额的人民币也在流通中显出力不从心。对五百元面额钞票的呼声开始出现。

然而,电子移动支付的发展速度实在太快,最近几年,对生活在一二线城市的市民来说,钞票和钱包可能已变得陌生。对我个人来说,除了在钥匙包里放一张百元钞以备急用,其他时候,可以完全不必携带现钞——包括在菜市场。事实上,我那张备用的百元钞,已经有半年没有动用。

推陈自必出新。该来的总会来,比如说新一套钞票。它会有多大面额?正面会是怎样的图案?还是会给第五套钞票更长的流通时间?它会顺应新时代新技术进步,搞搞新意思吗?

可是这种好奇也就是在一刹那有些强烈。除非目前这种移动支付的发展进程被打断,否则,很多新一套的钞票,相当多的人也许一年都难得见一面,摸上一手。我猜想,对“90后”一代来说,不会再有新的人民币能像第四套人民币给“70后”一样,留下那么多深刻的记忆。

总不是什么坏事——那么告别不说再见吧,第四套人民币。(澎湃新闻)

总页数:1  第 1 页 

上一篇:让2000万人享受大病保险,为重症患者兜底   下一篇:取消高考竞赛加分,“奥数热”会全面遇冷吗?
 
首 页 | 记者跟踪 | 高端关注 | 社会观察 | 现场直播 | 大众新闻 | 信息公告 | 来函照登 | 频道新闻 | 联系我们
地址:北京市大兴区星光影视园20号楼1129
邮箱:m18611045059@163.com 手机:186-1104-5059
CCTV个人电视台  国家一级文学家苏卓蓉博士
  网站管理  技术支持:陕西天虹网络